网站首页 | 学术博览 | E会场/幻灯 | 专家访谈 | 前沿热点 | 糖化视点
2012教育研讨会 >> 会议报道 >> 澳大利亚的糖尿病教育和自我管理状况

澳大利亚的糖尿病教育和自我管理状况

时间:2012-08-21| 来源:糖化教育网| 作者:Laura 整理| 浏览量:2845

    糖尿病如席卷全球的风暴,成为21世纪重要的公众健康问题,澳大利亚也未能幸免。在澳大利亚,2型糖尿病的患病率超过8%,估计有170万的2型糖尿病患者和相似数量的糖尿病前期人群。在近日于重庆召开的“中华医学会糖尿病学分会教育管理研讨会暨2012国际糖尿病教育管理论坛”上,澳大利亚莫纳什大学国际公共卫生部和国际医学、护理和卫生科学学院主任Brian Oldenburg教授介绍了澳大利亚等国家的糖尿病教育(DE)和糖尿病自我管理(DSM)状况,以及如何为超过澳大利亚20%人口的糖尿病患者和前期人群提供支持以帮助他们进行DSM。

 


   澳大利亚的糖尿病教育和管理

    糖尿病教育和管理组织

    在澳大利亚,有105万糖尿病患者已经被诊断并注册在澳大利亚全国糖尿病服务计划(National Diabetes Supplies Scheme, NDSS)里。NDSS为注册糖尿病患者的血糖管理和监测提供资助,包括胰岛素注射器、注射针头、胰岛素泵的耗材和血糖试纸等,超过95%的注册患者可以很方便地用很便宜的价格购买这些物品。这种帮助糖尿病患者的方式在世界上并不常见。NDSS还为糖尿病患者提供其他支持,如全国免费电话支持、糖尿病教育和自我管理资源等。

    “Diabetes Australia”是澳大利亚最大的糖尿病非政府组织,成员包括澳大利亚糖尿病教育者协会(Aust Diabetes Educators Association, ADEA)和澳大利亚糖尿病学会。“Diabetes Australia”开展各种宣传运动,例如“预防糖尿病”,这个活动的链接是http://www.letspreventdiabetes.org.au/

    糖尿病教育工作者的培训和职业发展

   在澳大利亚,糖尿病教育者和卫生从业人员都得到了很好的培训,糖尿病教育者的研究生培训工作由专业的糖尿病教育人员承担,卫生专业人员在完成糖尿病教育和其他方面的研究生或本科认证后可获得证书。澳大利亚的很多大学提供这种培训。
澳大利亚高度重视包括初级保健、全科医生和糖尿病教育者的多学科医疗合作,为糖尿病教育者的职业发展提供了多种选择,糖尿病教育者不仅存在于大医院里,也活跃在诊所和其他医疗服务机构中。

    在国家健康保险制度下,ADEA可以让被授权的糖尿病教育者制定标准来募集资金开展相关服务。

   糖尿病教育和管理中存在的问题

    Oldenburg教授指出,澳大利亚的糖尿病教育和管理仍然存在一些问题,比如,国家健康保险制度仍不是很完善,只有不足50%的糖尿病患者在血糖、血压和胆固醇方面都获得良好的临床控制,心理问题如紧张、抑郁、焦虑的发生率还很高,糖尿病教育者的数量也仍然不能满足现在和未来的需求。

    澳大利亚目前的卫生保健系统只能解决部分问题,虽然大力发展初级保健、二级医院和三级医院的专业培训,但患者的自我管理并没有得到充分重视。根据糖尿病的流行形势来预测,初级保健人员的数量达到当前规模的4倍、糖尿病教育者的数量达到当前规模的10倍才能满足需求,并且仍然需要更多强调多学科的团队合作、自我管理及进行新的尝试。

    澳大利亚的糖尿病自我管理 

    DSM的主要挑战

    如何为超过澳大利亚20%人口的糖尿病患者和前期人群提供资源和支持,帮助他们进行DSM?这方面面临的主要挑战是:
    1. 需求主要来自于慢病人群,而目前的医疗资源主要集中在提供急性病管理的医院等健康服务机构。
    2. 仍需制定可在“现实世界”实施的更加可行的、实用的、具成本效益和“可扩展性”及“可持续性”的方案或方法。
    3. 还需将这些自我管理经验推广到资源贫乏、信息和知识传播压力较大的地区。
    4. 参与到项目中并获得支持才能获得持续的行为改变和终身的良好生活质量。
    5. 一种模式并非适合所有患者,还需更多考虑个性化需求。除集体教育外,还需开展更多面对面的沟通,针对工作繁忙的患者,需要电话和网络支持。

    除了上述几个方面的问题外,由于个体行为还受到环境的影响,创造更为健康的环境才能更好地帮助患者实行健康饮食、健康活动和控制体重。
    

 


图1.环境对个体行为的影响


   针对挑战的解决方案:融合“技术”和“软性接触”方法

    应用信息和交流技术如电话沟通、智能手机、自动电话系统和网络支持等“软性接触”,融合同伴支持项目和/或结构化集体教育项目,以及对特殊群体如澳大利亚土著人的专业支持,整合各种资源促进糖尿病自我管理,是具有“可扩展性”和“可持续性”的方法和途径。应用信息和交流技术可保证患者在一周24小时及需要的时候都可获得帮助,在大范围推广的时候费用较低,这些资源是专业保健人员作用的重要补充。

    澳大利亚有个称为“电话连接照顾系统(Telephone Linked Care, TLC)”的项目可“自动”整合一些资源、促进和支持2型糖尿病患者的自我管理和行为改变,包括监测血糖、营养治疗、规律运动、药物治疗和足部护理。患者可以给系统打电话获得指导,如果把血糖监测结果和症状告诉系统,也会获得反馈。TLC项目使糖尿病患者的平均HbA1c由基线的8.8%降到6个月时的8.0%,降低幅度达10%,与常规治疗组相比有显著性差异。

图2. 澳大利亚电话连接照顾系统运作模式


     患者对与这个系统对话是如此评价的:
    “知道有‘人’在关注我的自我管理感觉很好”;
    “与一台电脑讲话是一件好事,因为它提醒你,你是自己在管理自己的糖尿病” ……
     那些居住在偏远地区的患者说:
    “感谢你让我参与这个项目,这里如此偏远,没有糖尿病教育工作者,去看医生也非常困难”;
    “TLC是个令人激动的事情,有人为你负责,但实际上一切仍然取决于你自己” ……

    最后,Oldenburg教授指出,即使在澳大利亚这样一个有着良好保健系统的国家,管理相当于五分之一人口的糖尿病和前期人群,对健康工作者来说也仍然是不小的压力,我们需要新的思维来制定可推广到广泛人群的糖尿病教育与自我管理方法,并利用新技术来配合这些方法。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版权声明 | 免责条款 | 联系我们

京ICP备09035432号-3 E-Mail:a1cedu@dmed-bj.com

CopyRight © 2012-2013 a1cedu.org

关注官方微信
微信号:PUDF05
微信名称:德麦迪